未噬今天又咸鱼了

文笔渣得一批,只爱写点神游时想出来的梗

欢迎来勾搭啊🙈💖


更新很慢的咸鱼写手,住校党了解一下🙉



谢谢你能点开我的简介✨
这里是未噬🌟
请多关照🌙

[恋与/全员]听说这才是同居的正确打开方式

◆是小甜饼没错啦

◆ooc警告





ver. 周棋洛

同居之前你们就决定分床睡, 那天你也看着周棋洛那小子屁颠屁颠地跑进他的房间。

结果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你就觉得腰上有什么东西,转头一看竟然是周棋洛,当时被吓得不轻,本能性地踢了他一脚。

“洛洛,你怎么到我床上来了”

敢情他也没睡,睁着他那双卡姿兰大眼睛就这么看着你。

你挣扎着想起来,他突然开口:

“阿薯,我一晚都没有睡哦”

说着抱住你腰部的手更紧了些,你觉得你碰到了什么
不可描述的东西。

“哇洛洛你……”


你还没有感叹完周棋洛小小年纪身体发育还不错,他就起身将你压下,清晨第一个吻就落在你唇上。


“我忍了一个晚上,阿薯不应该奖励一下吗”





ver.李泽言

你经常会觉得很无聊,简直就是人间不值得啊。


在这种时候你就会想起那个,帅气多金风流倜傥玉树临风高冷无情酷霸拽的男朋友。


“喂李泽言,休息日就不要工作了嘛,做一个快乐肥宅不好吗”



你走过去看李泽言到底在写些什么,密密麻麻的几大份报告就这么堆在他桌子上,上面的字你都认识,合在一起完全就是天书。


“我又不像你这样”


说完还毫不留情地瞟了你一眼。



你觉得有些不爽,人家男朋友都是把游戏当女友对待,自己家这个还偏偏把工作当女友女儿一起照顾。



你转身干脆不看着他,双手环胸说:

“李泽言,我生气了哟”




“一个布丁”


你转过头去悄悄看他,发现他全过程连头也没抬。

“不,不行!我要走了哟”


你走到大门前,装出一副要“我待生活如初恋生活虐我千百遍”样子。



“笨蛋,还真打算走了?”


你一听那个开心哟,直接转过身就是一个熊抱。



“连那些人交上来的报告的醋你都吃”



“还真是个笨蛋”




你在他身上蹭了蹭,委屈巴巴地说:


“还不是你整天都这样”

“笨蛋,我这是打算抽空带你出去旅游,不去算了”

“咦咦!我要去我要去”

现在你巴不得双手,哦不,双手双脚都赞成。


他低头看着你,你两正好对视,你突然想起一件事。




“李泽言,那个被布丁,还有吗”

“……”






ver.许墨

你喜欢看书的时候偷偷看着许墨,是那种看多少次都不会觉得腻的感觉。

不知道是不是你这样窥探他的次数多了,刚才居然和他对视了。

你在心里骂了自己无数遍,最后还是用书遮住红得不行的脸。暗暗念到“没看到我没看到我……”


许墨往你这边靠了靠,你刚想也往后退,结果发现自己就坐在沙发的角落里。


你看着他修长而又节骨分明的手合上了书,带着几分宠溺说道:


“傻瓜,书都拿反了”



——咦咦咦咦!?



你赶紧看了看,发现的确是这样没错了……差点没被自己蠢哭。



许墨突然从你手中抽走那本书,微微斜着头轻笑:


“为什么看我啊”

“你是我男朋友难道我不能看吗”

你被他这么一问突然理直气壮地来了这么一句。


他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弯弯的眼睛里面多了一丝光亮。

许墨俯下身,越来越靠近你,却在离你只有几厘米处的地方停住了。





“好啊,那就让我的傻姑娘多看几眼”






ver.白起


你是被热醒的,醒来发现那床本来是两个人盖的被子一夜之间突然全到了自己身上。你艰难地转过身。



果然,白起是没有盖到的。



你心疼得不行,自家男友就这样被晾在被子外睡了一个晚上,那还不得赶紧把被子往他身上盖啊。



在你乾坤大挪移之后,被子又全都堆在了白起身上。你刚想下床做早饭就被某人一把拉住。



“白起你醒啦?”



没有人回应,这只是出于他本能的反应。



你被他这么一拉就到了他面前,笑了笑说:



“早安”



“……早安”


沙哑低沉的男音。




“起子你醒啦?”



“嗯”



应该是才醒还没有完全清醒,他亲了亲你的鼻尖又闭上眼睛继续睡。



每天早晨一睁眼能够看到你,所以无限期盼。



白先生,早安












[恋与/全员]这个男人有点甜,不如我们把他……

◆是小甜饼鸭!高甜预警!!




ver.白起

白起来公司接你回家,路上你俩就撞见一对高中生接吻。

“哟这现在的孩子……”

你还没感叹完如今世风日下道德沦丧,高中生活都可以如此美好,就被白起一把捂住了眼睛。

“少儿不宜,别看”

“哇起子你干嘛,我又不是小孩子!”

“乖,吃糖”

白起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一颗大白兔奶糖塞进你嘴里。

“小孩子就要听话”他笑着说。


白起时机把握得很好。

一个依稀夹杂着奶糖味的吻来得太突然,温热的舌头在口中将奶糖不停地翻弄。

大白兔奶糖在充溢着爱的吻里迅速融化,你睁开眼,看到的是他带着笑意的琥珀色眸子,在秋日的阳光下熠熠发光。




“唔!……你才是小孩子”

他抱住你,话里带着几分宠溺:

“我可是要照顾你一辈子的大人”







ver.李泽言

你不知道李泽言今天为什么要喝这么多酒。


从你一到家就看见他端端正正地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瓶啤酒,脸上微醺的样子反倒比往常可爱了几分。


“老师,我要……嗝……回答问题”

李泽言醉醺醺地举起手,摆了一个迪迦奥特曼打怪兽的手势,歪着头。要不是这成熟稳重的声音你还真的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个男人就是李泽言。

你放下包,往他那边挪了几步。

李泽言看你向他走了过来,拍了拍他旁边的沙发,意思是让你坐过来。

你有点害怕,但是现在的李泽言一脸人畜无害的样子,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李泽言……?”

“嗯……嗝”

你坐在李泽言身旁,一大股酒味扑鼻而来。


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某总裁竟然深夜醉酒。

你顾不上那么多,因为现在李泽言正向你这边靠过来。


“你……你不要过来啊!”

你想起上一次李泽言喝醉之后发生的事情,现在都还心有余悸。

他这次以极其温柔,带着一点嘶哑的嗓音说:

“我爱你……嗝”

你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他现在离你不到三厘米,你甚至都做好了被他吻的准备,

“唔……呕……”

“哇李泽言你不要吐在我身上啊啊!!!”



“快点捡起你霸道总裁的人设啊喂!”








ver.许墨

你几乎用尽全力也拉不上内衣扣,脸倒是涨得通红。这绝对不是因为你最近又发育了。你哀怨地望向坐在床边像是什么也没发生的人。

“许墨,我最近是不是又长胖了?”

许墨将视线从他手中那本足够厚的书上移到你身上。

他轻轻一笑:

“只是夫人身材太好了”

许墨修长的手指取下眼镜,把书合上,正向你这边过
来。

“还不是你最近老是做一些大鱼大肉……”

你别过头不想看他。

许墨倒是不在意,从背后一把抱住你,把头埋在你颈肩,性感低沉的声音在你耳边响起:

“我觉得,这样手感会好一些哦”






ver.周棋洛

你到家的时候周棋洛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手里还拿着没背完的剧本。

你蹲在地上,这么看去正好和周棋洛的脸平行。你往前靠了一点,这样更能看得见他的睫毛一颤一颤的,几丝琐碎的金发掉在额前,倒是增添了几分凌乱美。

现在你还在纠结于要不要叫醒周棋洛,却忽略了他颤抖的越来越快的睫毛。

“嘿!!!薯片小姐的超级英雄满血复活了!!”

“哇!”

你被他吓得一激灵,本能性地往后仰,却被周棋洛一把接住。

当你恍过神来,发现整个头都埋在周棋洛怀里。

然后,是一个出其不备的吻。

温热的感觉是真真切切地存在额间,但又像蜻蜓点水一样,转瞬即逝,只是惊鸿一现。

你看着眼前的人,笑得如往常一般,却给却多了几分狡黠。

周棋洛揉了揉你的头,眨巴着眼睛说:


“薯片小姐以后不许再回来得这么晚了”

“你的超级英雄很想你”



安啦安啦,阿薯也很想你啊














[恋与/全员]有一个玛丽苏文看多了的女友是什么体验

◆ooc警告

◆文笔渣,将就看一下鸭₍ᵋꏿ৺ꏿᵌ₎


–许墨–

逛街的时候总会有人跑过来送传单

那天一个长得还不错的少年递给了她一张传单

她接过之后小心翼翼地举起来对着太阳琢磨:

“许墨我觉得吧,这张传单它并不简单”

“它表面只是一张传单,实际上把它对着光线强烈的地方照会看到一些隐藏的字”

她看了看我,又说道:


“说不定,是刚才那个递传单的贪图我的美貌,给我的小情书”


——《夫人,这其实只是一张关于肾宝的传单》《不要了?给我?夫人这是在暗示什么吗?》


–李泽言–

她有一个习惯,就是每次看完的言情小说从不放书柜里

导致书房里到处都是她随随便便堆积起来的书

所以我下定决心要帮她把书搬进箱子里放好

那一摞书我都还没抱起来她就冲了过来

还顺手从地上拿起一本小说,我一看竟然是

《霸道总裁爱上我:老公的性感小皮鞭》

“白痴,我这是在……”

她熟练地翻开书,瞟了一眼书里的内容,打断我:

“男人,你这是在是玩火”

然后一把拉住我的领带,眯着她近视五百多度的眼睛,说:

“我,是你永远也得不到的女人”


——《呵,女人》
《幼稚,我看你这是不清醒》






–周棋洛–

薯片小姐看我演的剧从来不需要我剧透

往往看到那些留有悬念的地方,她总会一脸淡漠地说出下面的剧情

我问她,既然知道了为什么还要看

薯片小姐听后一个九十度华丽贵妇式转头,一脸坏笑
地看着我说:

“我比较期待的,还是洛洛的床戏哦”


——《薯片小姐……不,不准看!》《本洛洛的床戏,阿薯可以体验一下》







–白起–

看电影从来不选爱情类

一向陪我看侦探悬疑片

每次结局没有推理出来,倒是把有关爱情的支线剧情背了下来

然后蹦蹦跳跳地过来跟我讨论剧情

一但说到哪个故事be了,脸上总会浮现出惋惜的表情

——《我两讨论了一晚上的恋爱哲学》
《然后我就成了她的情感导师》

[恋与/全员]中秋节什么的,朋友圈最热闹了

因为是住校党所以明天就要去学校浪了(つД`)
中秋贺文就这样水过去了(???)

咳咳,正经一点

这是和他们度过的第一个中秋,就想着一定要为他们做一些什么啊!半夜从被窝里面爬出来,打开手机就开始肝

愿与君共赏明月,执子之手,白头偕老

今晚的月亮真美🌙✨

[恋与/全员]他们的沙雕朋友圈

翻了翻四个野男人的微博关注……
也太真实了吧喂!

按照他们从不回私信不点赞不评论的尿性
就特别想看看他们对微博的一些看法啊之类的

◆ooc警告

[恋与/全员]当女朋友打游戏输了时

◆ooc预警

◆这是好久以前的脑洞了,想了想还是翻出来写一下吧……其实就是没有脑洞了


[周棋洛]

薯片小姐的电脑里一堆单机游戏

她每次玩到半夜通不了关了,就会一把掀开我的被子,硬生生把我从床上拽起来

“阿薯……”

我还想再挣扎一下

她就像电视剧里面的霸道总裁一样,用食指抵上我的唇说:

“呵,男人……别说话,玩游戏”

“呵,男人……这是一款今夜不让你入睡的游戏,你,值得拥有”

——《哼,阿薯》
《这是一个今夜不让你入睡的男人,你值得拥有》





[李泽言]

那天晚上已经很晚了

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她还在打游戏

我走过去看她在玩什么,低头一看发现她脸色不太好

“李泽言,有人找我pk,你帮我打一下吧,我肚子疼,去上个厕所”

然后她就屁颠屁颠地跑去厕所

其实我没有玩过网游

“呼……下次我我再也不去楼下撸串了,李泽言李泽言,你赢了没有啊?”

“李泽言你不要一直站在那等别人来打你啊!”

“笨蛋,这是战术”

“什么鬼战术啊!哎哎!你不放技能放什么宠物出来啊!”

“……宠物很,可爱”

——《原来WADS是移动键》
《不过如此……》




[许墨]

她很喜欢玩竞技类游戏

有一次和别人pk输了,一个人闷闷地坐在椅子上,突然转头看着我说:

“墨墨……要不你来帮我打一局吧,我好想要那个活动奖励的”

我很想,但这种竞技类游戏比的就是手速……

“墨墨”

“好吧,我来试一试”

——《后来她果然没有再找我帮她玩游戏了》
《是这款游戏不适合你,我们下次再找一款》




[白起]

高中时代流行的游戏她现在依旧在玩

即使过了这么些年,她也会卡关

所以家里常有的画面就是,我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她坐在桌子前打游戏

“叮叮叮!”

听到熟悉的手机铃声我就知道这可能又是她的套路

“白警官,你家媳妇打游戏又输了,快来救救游戏”

我抬头看向她,她也正笑着看我

“好”

——《我有一个满级的号,你要吗?》
《嗯……是高中时候的回忆,现在,都给你》

[恋与/全员]你和他不可描述的一晚

◆文笔不好请见谅

◆ooc预警

[许墨]

许墨会在晚上摘下他的眼镜

纤细的手指将领口的扣子一颗一颗地解开

领带随之滑落下来

他看着床上一脸茫然的你,嘴角竟多了几分笑意

欺身压下你时,他在你耳边用嘶哑且低沉的声音说道

“夫人,今晚就要多多麻烦你了”

——《不要忍着,夫人的叫声很动听》
《夫人今晚很努力,可以给你额外的奖励》



[李泽言]

李泽言总是在尽极大努力压抑着自己的欲望

却总是败给了你

每一次触碰,衣料的摩擦,你都很熟悉

汗水从发尖滴了下来,他看着着你熟睡的样子

不经意间轻笑了一声

“笨蛋……下次,不要再这样诱惑我了”

——《不然你会后悔的》
《白痴……睡得这么沉》


[周棋洛]

周棋洛每次都会趁你不注意从背后一把抱住你

当你吓得一激灵时顺势将你压下

他黄色的眸子里多了几分情欲

一改往日的奶狗洛形象,在这方面他也丝毫不差

“薯片小姐……你好可爱啊”

——《这么可爱的你只能是我的哦》
《不许别人抢走》

[白起]

你看着眼前羞红了脸的白起,玩心大起,准备再反攻一次

不料白起突然揽住你的腰,起身压住了你

丝丝碎发在你的肌肤上轻轻擦过,竟有一些难以忍受的痒意

他这次反客为主,吻上了你

“这么主动……我都不好意思了”

——《那么我也就不客气了》
《别紧张,小小的惩罚而已》

发现石墨文档发出来的文被人改了(•̩̩̩̩_•̩̩̩̩)

大丈夫大丈夫,我下周再补一篇r文好了

真好,又能水一篇文章了